央廣網銀川2月2日消息(記者欒紅 許新霞)據中國之聲《新聞縱橫》報道,有這麼一群人,他們常年住在深山裡,可既不是農戶又不是獵戶;每天的工作跟鐵路有著千絲萬縷的聯繫,卻又很少有機會享受一下舒適的車廂。他們或行走、或乘坐作業車,忙碌在黑漆漆的隧道里,他們,就是“隧道打冰人”。
  每到冬季,鐵路隧道滴水成冰,而一旦冰柱觸及到接觸線之類的電氣設備,就很容易引起設備跳閘停電、甚至中斷行車。因此,打冰,成了保障鐵路供電安全、乃至保障鐵路系統正常運行的重中之重。今天的走基層,讓我們走進蘭州鐵路局銀川供電段白芨溝的隧道打冰人。
  徐海瑜今年33歲,是蘭州鐵路局銀川供電段大武口網工區的一名打冰人。清晨六點鐘,他乘坐作業車進入隧道,站在小火車車頭,打開手電筒,觀察隧道的頂部,一旦發現冰柱,便用4米到6米長的打冰桿將冰敲碎。
  打冰人:你看,這麼小的冰柱子你能看見嗎?
  記者:這麼小的冰柱子也要打掉嗎?
  打冰人:那不打就會長長啊。
  隧道頂部佈滿了27.5千伏的接觸線,電力動車的動力便來源於此,冰柱接觸或接近接觸線,就會引起短路,中斷供電。打冰人也要格外小心,一旦打冰桿導電,後果就是觸電身亡。
  打冰人:每次打冰,對(打冰桿)絕緣要檢測一下。測試、打壓,保證安全。
  記者:怎麼測絕緣啊?
  打冰人:拿搖表測一下。
  白芨溝除冰點建在海拔2000多米的深山裡。作業人員負責汝芨溝到大磴溝區間的13個隧道,這些隧道大多建於50、60年代,最易滲水,最長的隧道超過了2公里。完成一次除冰需要3個小時左右。
  作業人員:你看白印子的地方就是滲水的地方……
  隧道里氣溫低,作業車邊走邊開,冷風撲面而來,吹得人透心涼。
  但今年寧夏自治區遇到了暖冬,很久沒有下過雪了,最近一段時間,打冰人一天打冰2次。比起往年,次數少多了。以前他們白天出車三次,半夜還有增加一次。作業車司機鐵鋼說。
  鐵鋼:這副形象算是最好的了。因為沒有時間刮鬍子,洗臉只能等中午出車的時間。一有時間就睡覺。
  打冰人徐海瑜說,儘管如此暖和,也不能放鬆警惕。
  徐海瑜:水都是山體裡面的水。氣溫一直比較低的話,都在零下,水都凍在了山體裡面。天氣暖和的話,白天零上,水流出來,晚上又凍住了。
  打冰人的煩惱還有灰塵。煤車常年在隧道里跑,大武口網工區工長趙彪說,防塵面罩必不可少。
  趙彪:硬吃灰。你的鼻子和臉上都黑黑的。就跟礦工一樣。司機:他們下來之後都認不出來人了。
  白芨溝除冰點沒有自來水,打冰人從山下拉水車蓄水喝,水車也不能保證按時送水。作業車司機鐵鋼說,
  鐵鋼:洗臉刷牙就不說了,有時候連吃飯的水都沒有。有的時候就跑到山裡面去打水。有一個山泉。
  今年,除冰點存儲了很多桶裝純凈水,用水問題終於解決了。
  打冰人從去年11月底入住白芨溝,每四天輪一次崗,今年5月1號結束。
  住在深山裡,他們忙了沒日沒夜,閑了只能打打撲克,看看電視,在一千米的山坡跑上跑下鍛煉身體。鐵鋼說,最大的娛樂活動就是玩手機了。
  鐵鋼:大多數都是玩手機。你看你看,就像他那樣。
  記者:低頭族是嗎?
  鐵鋼:是的。
  剩下的,就是想家,尤其是佳節。今年春節,徐海瑜在家裡只過了大年三十,初一早晨就上山了。
  徐海瑜:女兒今年2歲半了,來個一兩天就想她了。  (原標題:[新春走基層]記者探訪深山裡的打冰人)
創作者介紹

Sammi Cheng

hx28hxvpt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